首页>迟来的冰山攻[娱乐圈]GL>36|4.4更新章
关灯
护眼
字体:
36|4.4更新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  浅落红着半边脸,盘腿坐在长椅上,郁郁道:“虽然我也很担心她,但是我很不明白,为什么说话的是你,她要打我?”

  章又薇:“……我委实不觉得关心两句有什么好动手的。而且你挨揍完全是因为她要走的时候你自己把脸凑上去看她的缘故。”

  浅落伸手碰了碰胀痛的左脸,疼得倒吸一口气:“我怎会想到她是哭了?要知道她哭了,我是打死都不敢硬把脸伸上去看她的。”她将左手的冰块换到右手上,小心翼翼敷在脸上,疼得表情抽搐:“她准是有事情瞒着我。”

  章又薇:“我依稀听长辈们说过,猫似乎有一个季节很躁动?”

  浅落抬起脸来用看白痴的目光仰望着她:“……现在是夏天,章小白。”

  章又薇疑惑地转了脸来,秀气的眉毛微微抬起,询问地看着她。

  浅落简直是被章家这种极端化的教育方式给打败了:“……你长辈说的那个阶段呢,叫猫叫|春,也就是繁殖季节,现在已经过去了,所以不会有这种可能出现,ok?”

  她说完,自己又低头咕哝着:“以后可真得给你好好科普科普生|理知识,省得带着你出门太丢人。”

  她自言自语了一会儿,猛地想起来什么,抬头看向章又薇:“你总该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区别在哪里吧?”

  章又薇那张生性冷淡的脸此刻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凉薄的唇微微抿了抿,似乎正在忍着思考。继而,转过那美艳的眸子静静望向她,薄唇微启,明明是一副绝世美人的模样,开口说出来的话却能让浅落瞬间抓狂。

  她说:“男人短发,女人长发?你瞪我做什么?难道是胸?”

  浅落双手痛苦地插|进头发里,抓着自己的头发揪了一番,最终颓然瘫倒在椅子上,脖子一仰,整个人一副被抽空了的样子无力地望着天花板:“你在逗我呢?”

  要是别人这么说,浅落定然以为她是在开玩笑,甚至一种近乎于犯贱的黑色幽默,然而说这话的是章又薇,是披着被单腰上别着剑还坦然从医院里大踏步往前走的章又薇,是美艳动人但是顶着一脸木鸡般的表情看着自己的章又薇,是……章又薇。

  浅落双眼直勾勾转过来,看向她:“讲真,姐姐带你去看黄|片儿吧。”

  章又薇微微偏头:?

  浅落对着这个答案的无知程度简直无法接受,挠了墙一会儿又问她:“你小时候就没和男生玩过吗?就没哥哥弟弟同你说过话?”

  章又薇道:“自然有,只是我三岁的时候拿着剑劈死了一只煞,溅了满地血,他们就再也不敢和我说话了,见到我就吓跑了。”

  浅落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:“你三岁……”

  章又薇颔首:“那日我母亲捉了一只煞来,已经用咒给封住了,奄奄一息的时候把家中未满十岁的后辈都叫了来,一人给了一柄剑,让后辈们自己做决定。”

  浅落想着一个三岁大的小娃娃,话尚且说不完整,手里拎着一把比自己还高的剑上去砍煞的模样,又是一阵无力。

  章家这教育手段……

  浅落问:“后来呢?”

  章又薇淡淡道:“后来我就成了章家下一代继承人。”

  浅落:“……”

  以后要是有机会,一定要带着小妮子去看一场黄|片儿,而且是那种不仅黄,还特别暴的片子,好好看着她这张万年不变的死木鸡脸涨得通红的模样,再拿着相机一张张全都拍下来才好。

  她正想再说些什么逗一逗章又薇,却见手术室的门开了,刑医生推着手术床走出来,周海灵还在昏迷中,睡得很熟。

  刑医生道:“这家伙半分基础都没有,好几次心脏骤停就死那儿了,还得我叫了好几次魂才回神,大约是能活了,看吧,实在不行就这样了,我也没辙了。”

  浅落赶紧从长椅上跳起来,一叠儿声道:“谢谢刑姐姐,辛苦刑姐姐了!”

  刑医生诧异看着她:“你这半边脸是怎么回事?怎么有个爪子印?这红彤彤的简直就像是个猫爪浮雕一般,你又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?”

  殷童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,正看见周海灵带着氧气罩面色苍白地睡着,忙跑过来,谁知跑了一般竟然没站稳,高跟鞋在地上一歪,险些扭了脚,踉踉跄跄走过来,一把扶住手术床边缘:“她怎么样了?”

  刑医生那双眼睛静静看着她,问:“你现在是不是想听我说,已经脱离危险了,所以现在稳定了?”

  殷童急道:“真的吗,那真是太好——”

  刑医生面无表情道:“然而事实是我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活,能不能活我都懒得管了,我现在要去睡觉,要是她没死就不用告诉我了,死了倒是可以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。”

  殷童满腔的期待被这一句话全堵在嗓子里,一肚子话因为全是骂人的词所以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到最后竟然气得嘴角抽搐:“你!”

  刑医生打了个哈欠,转身走了,留下一个满不在乎的挥手的背影:“行了别问了,职业素养这种东西我一直就没有,以前没有,以后也不会有,你趁早闭嘴睡觉吧。”

  浅落:“……”

  刑医生走到转角处还不忘对浅落点点头,道:“记得给你的猫爪浮雕上点药。”

  浅落默默地,默默地拿起冰袋,敷在了脸上。

  殷童着急地看向被打了脸的浅落:“浅小姐,这可怎么办?这……”

  浅落说:“你放心,从刑医生手术室出来就不会有危险了,她要是活不成,刑医生早就自己吃了她了。”

  殷童满脸惊恐地看着浅落,显然更不放心了。

  浅落拍拍胸脯:“总之你信我就对了,周海灵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错误提交】【 推荐本书

热门小说推荐阅读: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